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被芜湖超越,为石化所困?今天的安庆,正借“路”崛起

2022-10-02 14:46:12 4946

摘要:【让人爱恨交加的安庆石化/来自“车坛影协”】在让我们痛苦,却不得不承认的缺憾中,“偏居皖西南,地形逼仄,格局过窄”是这座城市最显而易见的那一个。地理影响了心理,而心理又无法让地理有所突破。事实上,也曾有过机会摆在了安庆的面前——在1952年...

【让人爱恨交加的安庆石化/来自“车坛影协”】


在让我们痛苦,却不得不承认的缺憾中,“偏居皖西南,地形逼仄,格局过窄”是这座城市最显而易见的那一个。地理影响了心理,而心理又无法让地理有所突破。


事实上,也曾有过机会摆在了安庆的面前——在1952年2月到1965年5月期间,以及1980年1月之后的一段时间,安庆曾跨江发展,“收编”过对岸池州的部分区域。但是,安庆在地市合并时错将江南的大渡口归还贵池(今池州市府所在地),等池州在1988年8月被国家复设之后,安庆失去的便不止是大渡口,而是跨江而治、建设“双联市”的美梦。它逼得安庆又全线退回江北。


两地行政被分割,导致了安庆的跨江通道迟迟不能落地。在芜湖长江大桥全线贯通后次年,安庆长江大桥才于2001年开始动工。与此同时,由于池州被划分出去,编制少了,但官员还是那么多,这导致安庆的官场有些人浮于事——内耗,加剧城市的保守。在相当长时间内,卫生、教育和城建都异常落后;

【1956年的安庆,让长江成为了内江/来自网络】

其二就是经济体量不大,导致安庆在沿海时代,被冷落和忽视。尤其是工业化和城镇化的突飞猛进,既推动了一线城市和大城市的建设,也让安庆身处武汉、南昌以及合肥、南京的包围之中,像陷入了一个三体世界,只能成为被虹吸的对象。


21世纪前后的安庆,成了人才的重要输出地——看看安庆人在外创建或领导的优秀企业,比如说潜山人王文银创办了正威集团韩定旺创办了卫康制药而阎焱是软银赛富亚洲投资基金首席合伙人,太湖人李斌创办了蔚来汽车,望江人陈奇星创办了长盈精密,宿松人洪清华创办了驴妈妈孙涛勇创办了微盟,更何况多年名声在外的桐城,其中有李缜创办了国轩高科,毕国祥创办了天津宝迪,桂四海则在香港组建了远航集团有限公司成新一代“船王“,还有吴曼青出任中国电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彭寿出任中国建材国际工程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你就会感慨,安庆一直在支援全国,就是心里“没有自己”。也许,安庆只能靠着这些“安庆军团”才能维系自己“长江五虎”的威名了;


其三就是安庆“一再失去形成现代化城市群落的机遇”。在《大国出行:汽车里的城市战争》一书中,我曾探讨过中国城市的发展,必须从以前的单点突破,到产业联合下的城市集群的竞争。这也是安徽为什么要积极融入长三角,合肥要建立自己的“省会经济圈”的原因。但是“反观安庆,对江池州市经济向来弱小,而且长时间因长江阻碍,池州也与马(马鞍山)芜(芜湖)铜(铜陵)看齐,和江北安庆无法构成城市群落,”而从江北来看,安庆也没什么好的帮手,与安庆共同构成拥有争夺经济发展资源的话语权。


下辖的桐城倒是可以与安庆同频共振,但让人遗憾的是,安庆的失落,不仅让原先铁板一块的安庆府,变得很“散装”,各自为战,而且为了强力维护自己在本土范围内的地位,安庆“先是分割桐城为两县(桐城和枞阳),后是再割桐城沿江黄金岸线成就宜秀区。一个可以成为安徽第一经济强县、文化强县的桐城,就此成为袖珍小县,就此失去了与安庆共同构建‘安庆经济圈’的支撑。”


这是我在网上看到的一篇题为《浅析安庆被边缘化并继续走向衰落的原因》的网文所剖析的原因,发于2009年,但观念至今似乎没有过时——某种意义上,安庆的打压,和小牛拉大车,既没有保护好从桐城分出去的枞阳,最终在2016年拱手让给了铜陵。与此同时,也让今天位于合肥与安庆之间的桐城,极力追求融入合肥都市圈。


其四就是产业的失落。



尽管曾国藩为安庆打下了工业的基因,直到1980年代初,安庆下辖各县区都有拖拉机,二产也门类齐全,包括机械、制造、纺织等行业——甚至,安庆还造出了在安徽起步较早的安达尔汽车。但是,地形逼仄、建设不力导致产业落地困难,而思想保守、缺乏长远眼光,更让产业很难为继。

【曾经也很网红的安达尔汽车/来自网络】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安庆在1990年代的企业改制过程中,表现得过于左——通过破三铁(铁饭碗、铁交椅、铁工资),让很多员工下岗、企业关门停业,如原来的变压器厂、纺织厂、钢铁厂、机床厂统统消失——这种类似苏联“休克疗法”的作为,其实不是为了转型升级,主要是为了减轻自身的财政压力。这导致了安庆的人才又一次大规模外流。如果有人在2000年前后去江浙,你就会发现只要是制造业的工厂,里面的车间主任或分管生产的厂长,基本上都是安庆出来的。


主观和客观的各种原因,导致了安庆的经济命脉被摧残得很厉害。尽管在1990年,浦东开放,让身居江浙沪一侧的安徽,看到了“借光“的好机会,为此提出开发皖江(长江安徽段),呼应浦东,迎接对方辐射的决策。1995年,安徽更是进一步提出了“外向带动、整体推进、重点突破、形成支柱”的总体战略。但是,在早期的开发中,离江浙沪更近的芜湖成为了龙头,要什么国家给什么。只可惜因为各种原因,芜湖并没有因此成气候。自我打压、人财两空的安庆,更是没有花头。


这也导致安庆在2008年,GDP总量还是被芜湖首次超过,落为全省老三。也正是在这一年,安庆GDP增速更是跌倒了谷底,成全省倒数第二——这种没落,在以前辉煌的映衬下,显得更加惨白。如果能找到一个城市和它同病相怜的话,也许是当年曾是直隶总督驻地把天津当小弟的保定了。


好在安庆还有一个在1974年创设的安庆石化。如果没有它,安庆在产业上几乎没有什么动静了。但即使有这座沿江建设的石化企业闹出了“动静”,但它有时更让人无奈。


它曾以一己撑起一城。“在祖国50周年大庆之际,安庆石化总厂以骄人的业绩向共和国献上了一份厚礼:今年1-9份,共人库增值税、消费税‘两税’4.24亿元.同比增长98.13%;据统计,今年上半年安徽省‘两税’增收11亿元,其中安庆石化总厂一个厂就增收2.1亿元,占全省增收额的19.1%。”(《十里油城耀皖江──安庆石化总厂发展记略》,张静、周扬群、张建科,《安徽税务》1999年第12期)而且,让这个城市的居民有不少成了让人眼红的“工人”。和当地的出租车司机聊天便知,直到今天,安庆大半人口还和安庆石化有着或近或远的关系。你很难想象,这个曾经的安徽省会,文化中心,居然摇身一变成厂城一体的“石化城”。


然而,当我们开始讴歌扬子江畔那“高耸入云的塔器炉罐,如颗颗珍珠,耀眼夺目“,与此同时,“那纵横交错的条条管线,如跳动的脉博,连接着祖国母亲的心房。”也很难选择性忽视,这些作为也如同面前横贯的那条江一样,正将隐忧逐渐送到安庆的面前。


尤其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人越来越真切地感受到身边有这么大一家石化企业所带来的困扰。


说到“身边“,那是因为随着安庆城市的再造,原先远离市民的石化厂,居然成了市区中的庞然大物了。这就像今天安庆的另一个景点——菱湖,在曾国荃包围安庆时,还只是城郊,现在也同样是安庆的城市中心地带了。只能说,那个时候的安庆太小,而我们对安庆的扩张又估计不足。这也意味着,安庆石化已经逼近了市民的日常生活。


网络上充满着对安庆石化的争议。早期的“天涯论坛”上,就有“关于安庆石化的对安庆的污染问题”的帖子。无处不在的灰尘,废气,和焦煤味,让人一回安庆就要犯鼻炎。尽管濒临大江,但安庆人并没有优质的生活用水和饮用水,而油改煤装置的噪音,更是和水污染一样,成为又一让人头疼的问题……更要命的是,随着管线和老装置的老化,还是会出现突发的一些如爆炸、爆管等事件,让人更是将心提到嗓子眼上。


直到2013年,《每日经济新闻》的记者在安庆的黄土坑西路,还能闻到一股浓烈的刺鼻气息,还是看到厂区的几个烟囱冒出黑烟。安庆石化正在新建的800万吨炼化一体项目让不少安庆市民担忧,因为它和对面未拆除的居民区仅一街之隔。这让很多人都心生“逃离安庆”的决心,甚至恨不得对石化痛下杀手。这也导致了一种恶性循环,因为石化,很多招商的企业不愿意来,没有企业来,安庆就越发地离不开石化。整座城市对石化充满着矛盾的心态,一边骂娘,一边又习惯性的依赖。

【让人曾爱恨交加的安庆石化/摄自王千马】

这一切都让安庆像陷入了发展的魔咒之中,然而,有“短板”不怕,它可以打醒沉睡的人,就怕认识不了短板,对人才济济,曾抖落过无数硝烟而重新站起来的安庆来说,在跨过自揭其短的时光之后,它终究还是能再次站立起来。



也就在《每日经济新闻》的记者走访安庆之前,安庆刚刚爆出了一个特大新闻:4月,副市长万士其兼任安庆市环保局局长。“这一消息一经传出就吸引了媒体和环保行业人士的高度关注。由副市长兼任环保局局长,这在全国唯安庆独有。“


这反映出了安庆将治理污染当成了这个城市日常管理的重中之重。在多年睁一眼闭一眼而形成的死结当中,安庆决心破茧重生。


这一年2月,曾任宣城市市长并创造了“虞氏速度“这一名词的虞爱华,在担任安庆市长不到半年之后,升任安庆市委书记。到2016年3月,他作为一把手主政安庆整整三年。对这位毕业于安徽大学哲学系的安徽“65后”,安徽省委组织部曾评价其“争先进位意识强”,“无论是主政宣城还是安庆,‘进一步增强争先进位意识’,都是他在主持工作会议时的常用语,要‘与好的比好、与快的争快、与强的拼强’。”(《“风暴眼”中的安庆主官虞爱华: 争先进位意识强,慢不得》,陈竹沁,澎湃新闻)

【给安庆打下虞氏速度的虞爱华,在2013年做客中央台《政务直通》/来自网络】


很多时候,当内部因为保护、一团和气形成一种诡异的平衡时,只有期待来自外部的压力,来撬动这板结的土壤。


与虞爱华的路径有些“相映成趣”的是他在安庆的继任者,也是和他在安庆搭班子的魏晓明。在来安庆之前,这位比虞略大的山西人,曾任职合肥副市长——尽管面对外界,他不像虞爱华更广为人知,但他对安庆同样有着热爱之心,也同样有着现代城市的先进治理观念:他认为安庆只能深化开放,“促进思想观念、体制机制与发达地区等高对接,”要坚持“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塑造更多依靠创新驱动的引领型发展;要讲效率和效益,还要讲“竞争”,“一匹马如果没有另一匹马紧紧追赶着并要超过它,就不会永远疾驰飞奔。”此外,要引导企业强化市场主体意识,千方百计增强内生动力,“企业围墙外的事由政府来做,围墙内的事企业自己做。”(《推动思想大解放 促进高质量发展——专访市委书记魏晓明 》,江月,《安庆日报》2018年10月)


如果说虞爱华让安庆开始有了起色,那么,魏晓明和新一任领导班子在十三五中的作为,让安庆面对未来重新有了自信。


“十三五”时期的安庆,继续沉住气,从强化顶层设计和发展决策开始,努力补缺补差。一方面是对自己动刀——从医院、教育,水利工程,无不大手笔投入,努力让安庆跟上人民美好生活的追求。尤其是借着争创全国文明城市的“东风”,向400多条背街小巷发起挑战——这次“背水一战”,也让它成功跻身第五届全国文明城市入选名单,实现了全市530万人民的创城之梦。它无疑是一场翻身仗,让安庆自此得以重塑。


另一方面为自己添加“新动力“,也就是强化交通网络的建设。多年来,安庆曾因陆运取代航运而愈加落寞,但今天的安庆,早在2015年年底,便随着望东长江公路大桥北岸连接线正式通车运营,实现了县县通高速,与此同时,县与县都有国道相连——这不仅可以“全面对接沿江产业带和沿路产业带,织密长三角一体化交通网络”,更重要的是,还可以让安庆各区县不再在交通上被分割,身近心远。


但魏晓明等人把目光更锁定在高铁上,错失了普铁时代,安庆不能再错失高铁时代。为此,他们筚路蓝缕,为修高铁在外一次就是十几天。



2020年12月22日,历经4年多的建设,京港高铁合安段正式开通运营。


这也意味着,“千年古城安庆有了直达省会合肥的快捷通道,两地之间时空距离最快缩短为73分钟。” 同时,“也开启安庆及周边县城百姓出行的‘同城时代’。”(《安庆成为国家“八纵八横”高铁网节点城市》,徐火炬 ,安庆新闻网)但这显然不是安庆得到的唯一高铁”红利“,起于上海终于成都的沿江高铁(并不是单一高速铁路,而是由多条高速铁路通道组成),也将安庆纳入其中——安庆摇身一变,成了沿江高铁和京港高铁的交汇点。再加上安九客专、南北向的六(六安)安(安庆)景(景德镇),以及早早开通的宁安高铁,可以确认的是,安庆正在形成米字型高铁枢纽,而各区县将因此处处受益。

【从桐城南到安庆只需22分钟。高铁拉近了安庆和下辖区县的距离/摄自王千马】


似乎是“喜上加喜”,改革的春风再起,从东往西“继续吹”。2010年,皖江城市带承接产业转移示范区获批。尽管在早期,安徽开发皖江以对接沿海,有点热脸贴冷屁股,但是随着沿海开发逐渐成熟,以及国家对中西部崛起的希望,让长江这条东西主动脉再次走进了这个时代——安庆作为长江咽喉的地位,再次凸显。


在2020年底全文发布的《中共安徽省委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中便明确提出,打造芜湖马鞍山、安庆江海联运枢纽;加快建设合肥、芜湖、蚌埠全国性交通枢纽,推进合肥、芜湖、安庆、蚌埠、阜阳5个国家物流枢纽承载城市建设,争创一批国家物流枢纽。


陆运,航运,再加上1993年,安庆天柱山机场便开通民航业务,安庆竟成了一个集水陆空于一体,在某方面连合肥都要艳羡的交通要道:


头顶京津冀,脚踏珠三角,东依江浙沪,西搂环鄱阳湖城市群。在上海吃完早餐,在成都再来个夜啤酒……


(想知道安庆在命运重启之后,它真的能破茧重生吗?它的再起对安徽的未来又有怎样的意义?请继续关注“吾球商业地理”接下来的文章。版权所有,可批评,但请勿随意搬运)



“吾球商业地理”,见城市生长和未来


撰稿|王千马

主编|王千马

编辑|大腰精

制作|粉红女佩奇

图片|除注明外,均来自王千马及网络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